6165.com电子游戏:美丽人生,晚上十点准时响起的

2019-06-22 作者:6165.com电子游戏   |   浏览(68)

余志刚
  我姐姐长得漂亮,这是许多人所熟知的。小时候与姐姐出去逛街或者串门,常会遇上一些惊羡和游离的目光,多半是男性的,女人的目光则附加了许多忿忿与妒意。
  姐姐也分明感觉到这一点了,就显出几分矜持,随着身体的适度摆动,脖子也跟着不胜负荷似的微微颤动。我上了大学以后才慢慢悟出藏在这种作派后面的美气和傲气,以后又读鲁迅的《藤野先生》,便举重若轻地解悟了“大清国留学生把脖子扭几扭”的意蕴。不过在当时,我只以为跟着姐姐会有糖葫芦吃,所有的聪明都用在姐姐左边裤袋里的皮夹子上,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想像了。
  姐姐二十三岁上,我去读大学了。出门时,姐姐正在梳妆。透过鹅卵形的梳妆镜,我发现姐姐的秀发像瀑布一般抖动,无瑕的面孔像满月一样姣好,眼睛大而明亮,用它无声的语言鸣奏出一支淙淙流淌的春天赞歌。我从来没有那样郑重地审视过姐姐,所以当时留下的印象是难以磨灭的。那时候我已经十八岁,嘴边已有了一圈淡青色的茸毛,我以一个准男人的眼睛发现姐姐已进入了生命的春天,当时除了暗暗祝福,还能说些什么?大学一年级时,与姐姐通过几封信,也曾给她寄去几本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名著。我知道姐姐只有初中的学历,便一并把手头仅有的汉语大字典也寄了去,信里说:“把这本‘不说话的老师’也奉上,为你助读。”不久就收到姐姐的回信,大意是“家里闹出你这个秀才就够了,姐姐这年纪还瞎掺和啥”,所寄的东西都原封退回。
  一年以后,姐姐结了婚。因恰逢期考,我没赶上喝喜酒。倒是心里有一种失落,似乎姐姐的爱心被人分享了,莫名地多出一份凄楚与孤独。同时又勾起一番对自己的“终身大计”的思索,暗暗思量非姐姐这样的女子是决计不娶的,纵然不是为了郎才女貌,也愿意为那份天资丽质而苦觅终生的。
  毕业前夕,回了一次家。我与姐姐见面,竟然相对无言。这情形多少有点尴尬的,至今想起来也不过平添了几分落寞。事后我听姐姐在隔壁跟妈说差不多认不出弟弟,读了几年书想不到就恁地俊起来了。我说不清有一种怎样的感觉,虽然在学校里也偶然照照镜子的,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个“俊”法;只有一点却明白不过,我这双熏染了墨馨书香的眼睛已变得过于苛刻了,几年少聚,总觉得姐姐身上少了些什么,是这明澈的眼睛太过坦白?还是那璀璨的笑容缺少温婉?我一下子理屈词穷起来,那感觉欲辩忘言,如梗在喉,后来带着隐隐的负罪感,我还私下参阅了姐姐姑娘时的玉照,所有的心得也大抵如此。于是,一尊偶像的毁灭使我陷入了深深的迷惘——姐姐,你就一点也不了解索黑尔·于连,还有渥伦斯基?这样要求一个做工的姐姐似乎不太公平的。但和姐姐的这一次晤面,使我发现自己真正地长大了,有了一种文化人的自信和自得,便习惯用一种君临的眼光去睥睨交臂而过的美男美女;有时从故纸堆里参了禅出来,也少不了为忙忙碌碌、蜗居市井的饮食男女们徒作惋叹。
  而且,这在我的生命史上无疑是值得大写特写一笔的,因为回校不久,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早已深爱着班里的一位长相平平、气质淡淡的女孩子,一下子觉得她“平”到好处,“淡”得有味,就一头扎进去,少不了琴瑟唱和,信誓旦旦,似乎几经曲折,幽径度尽,眼前豁现心仪已久的桃源净土,疯狂和执著就自不待说了。
  她比我大六岁,便是我以后的妻子。
  我的妻子脾气特好,性格像春日流水一样温和宜人。说起这一点,许多过从密切的文朋诗友无不掺和着一丝酸溜溜的妒意,极言鼓吹她的“贤德”。我颇得意,吃喝拉撒全不用操心,心血来潮就涂鸦几篇自鸣得意的“传世大作”,骗取几元烟钱,云海雾沼里便极少记起我的姐姐了。
  那次家里捎来信,说姐姐病得不轻,就偕了妻急急赶去探视。姐姐因在厂子里挺着“赶三班”,患了贫血,似乎很碍事,已是弱不胜衣了。我无论如何也不忍把姐姐病中的面貌加以描述,这于我是一种心灵上的刑罚;于读者,也无疑会因为一个不相识女子的美丽的陨丧,而有些颓丧的。美丽就像是露珠,它被人们用太阳一样毒辣的目光烤蒸了,被生命代谢中秋风一样肃杀的病魔无情摇落了,再度拾起,能有什么?对别人,包括对妻子,我从此不再提起姐姐姑娘时的美丽印象。面对幸与不幸像风雨一样飘摇的人生,我只愿把更多的悟性贴近对生活况味的心灵体验上:妻子贤良,日月宁静,自己不是时刻生活在美的福祉里吗?“家有美妻,焉复何求”,我只祈求万能的上帝对姐姐能有对我一样的公平赐予……所幸经年之后,姐姐的病有了转机,并能支持着工作了。我去看她时,正赶上她加班。一路寻问,进入姐姐所在的车间,一眼就见她像临风玉树般伫立在机头,手里娴熟地操作着,一边透地四面围合的噪音一声声向跟班的姐妹们发出指令。一束束绵纱在无数根纤纤玉指里穿梭,顷刻间便有一道道棉布像瀑布一样喷涌而出。
  姐姐头上斜斜地戴着一顶蘑菇形工作帽,脑后的发髻挽得低低,新愈后显得苍白的脸被身边的工作指示灯映出一抹苍凉的淡红。我不禁注意起姐姐的神情,心里蓦然为之一动:她双目专注,左右顾盼,冉冉转动的明眸含蓄着宁静,同时有着更多自信和持重的光芒,这目光就像气功师的气场把整个作业流水线严严地笼罩了……我第一次发现,姐姐身上竟透出从未感觉过的动人美丽,而在这令人惊绝的美丽面前,是任何男人女人,妇孺妪翁都要倾倒的啊!当时喜欢的心简直呼之欲出。我猛地觉得生活并没有薄待姐姐,她原来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一方明丽天空,一片播种欢乐的沃土!不错,姐姐也许缺少名媛淑女们的风韵雅意,但她用心生活着,用属于人类的双手贴近着、创造着生活,因而美在实处,也美到极致了。忽然想起中学时读过的一篇课文——《工作着总是美丽的》,慢慢反刍上来,便一下子觉得深刻地了悟了人生。
  回家与妻谈起此行的心得,妻微笑不语。——在这短暂的沉默里,我发现妻已苍老了许多。眼前便跃出妻于箪中谋食,灶前做羹的情形,心里蓦地浮上一丝愧疚与辛酸。
  “我已经老了。”
  “不,你仍然美丽……真对不起呀,结婚这些年,我都快变成美的看客了。”
  妻把我的手攥得紧了,眼角里溢出一颗晶莹的泪花。

![图片上传中...](file:///storage/emulated/0/tencent/MicroMsg/WeiXin/mmexport1487434790770.jpg)

春天到了,妻缠着我要到山里去旅行。

文/朵朵鱼

我和妻是去年冬天才到这城市定居的。市郊是一座大山,传说山里有一座城堡,是三百多年前织田信长为了笼络德川家康而送给他女儿德川玉衣作嫁妆的。恰恰妻的名字也叫玉衣,所以她特别想去看看这城堡。

—01—

我们驱车在山里逛了一圈,景色很美,绿树如荫,繁花似锦。我们无心观察这些,一心寻找传说中的城堡,但找了一整天也没能找到。傍晚时分,我们找到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梳妆台前,女子打扮完毕,刚放下口红,520房门铃响起,一看时间,十点整。女子不由得心跳加速,一步一步,缓慢走向门口。咔嚓一声,门开了,男子如约出现。女子没有错过男子眼里的欣赏及满意。

“这传说么,我也听说过”,当旅馆老板得知我们的目的后说,“德川玉衣小姐是德川家康唯一的女儿,传说她长得很美很美,而且活泼可爱,深得全家上下喜欢。当她到了待嫁的年龄时,有了自己的心上人,但德川家康为了控制丰臣家的权势,便把女儿嫁给了丰臣秀吉的儿子丰臣秀赖。这段纯粹为了政治的婚姻很不愉快。当丰臣秀赖在丰臣氏部下的拥戴下跑到大坂反抗德川幕府时,玉衣夫人就回到这座城堡,当晚就自尽了。据说她死前立下誓言,如果来生她还是不能够和自己所喜爱的人一起生活,她还将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过到底有没有这座城堡,我也不知道。我在这儿开旅馆有十几年了,每年都有不少人进山来玩,也有不少人来寻找这座城堡,可这些人不是垂头丧气、一无所获的回来,就是莫名奇妙的一去不返,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完旅馆老板的话,我们更增添了对城堡的好奇心,同时也深深为德川玉衣所感动。妻动情的对我说:“如果得不到自己心爱的人,或者得到又失去了,真的还不如德川小姐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呢!”

男子没想到,这年近四十的少妇竟如此美艳。柔媚的大眼,鼻梁高挺,嘴唇红润,皮肤白皙细腻,波浪卷的长发直达腰迹,酒红色性感丝质睡衣,若隐若现的肌肤,宛如十几岁的妙龄少女。

第二天,我们又向大山深处驶去,去寻找传说中的城堡。看看天又要黑了,我们仍然一无所获。正想回去,妻突然叫我:“看,原上郎,那是什么?”

男子暗暗高兴,看来今晚这女子还不错,比起最近那个年轻的女学生,丝毫不逊色,反而增添几分成熟妩媚的味道。女子眼波流转,十分满意男人贪恋的目光,但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刺痛。

沿着妻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幢建筑物的一角从树丛中露出来。我驾车朝着那建筑物开去,七弯八拐之后,我们终于到了这建筑物前。这是一座揉和了西洋和中国特色的古代建筑,看上去有些阴暗低沉。建筑物前是一个花园,开了很多美丽的鲜花。这些花是我们有生以来未见过的最美的花。花园外到处都是深深的凄凄芳草,只有几条供人行走的小径。花园里,一位戴着草帽的男子正在低头锄地。

男子迫不及待的脱衣解带,这一夜他们颠鸾倒凤,共享鱼水之欢。翌日清晨,男子醒来,身旁已经空空如也,丝毫没有女子的痕迹,仿佛不曾来过一般。诺大的酒店房间十分安静,想起昨夜的翻云覆雨,男子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微笑。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找到
昨夜那女子的微信,发了消息过去:宝贝,下次还约吗?

“原上郎,我们去问问,这儿到底是不是德川小姐的城堡。”

不一会儿,女子就回了信息:人家当然愿意啦!嗲嗲的声音,让他想起台湾名模林志玲,细细一对比,别说还真有点像,除了下巴没那么尖,腿没那么细以外。
男子梳洗完毕,心满意足离开了酒店。

我们下了车,往前走去。突然,一位女郎从屋里走了出来。这是怎样美丽的一位女郎啊!满园的鲜花仿佛顿时失去了光彩。妻也算得上是美人,但和这女郎比起来就太逊色了。极黑的长发,极白的肤色,极轻盈的脚步,仿佛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这女郎冷冷的盯着我们,长长的睫毛下掠过一丝茫然。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02—

“实在对不起,我和妻子实在太冒失了,请原谅。我们,我们只是想看看传说中德川小姐的城堡。”我立即拉拉妻的手。

男子回到家中,妻子好像并未在家,整个房子空荡荡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寂静。男子走到客厅,自顾自倒了杯水,打开电视,看看财经新闻。一百五十平的房子,空旷的客厅,只有播音员机械的声音在滔滔不绝,更显得冷清,没有丝毫人气。

“我是清河玉衣,他是我丈夫清河原郎,请多多指教。”妻慌忙介绍着我们。

男子有些坐不住,正打算回房间,便听到开门的声音,原来妻子回来了。看起来像是晨跑去了,红扑扑的脸颊,细密的汗水从额头渗出,几丝头发被汗水浸湿,贴在额上,一身灰色运动服,身材倒还是匀称,并没有像朋友们的太太一样发福。

那女郎似乎很惊讶,但立即又恢复了冷冷的神情。

“你回来啦?”

“我是德川寒寂子。你们既然想参观这里,就请跟我来吧。”

“嗯”,妻子平平淡淡应了一声后看也没看男子一眼便上了二楼。

我们跟着她走进大厅。一进大厅,我们就立刻被墙上一幅和真人一样大小的巨幅画像吸引住了。画上是另一位美如天仙的女子。乌黑的头发盘在头上,用一枚珠簪别住,脸上略施粉黛,身着华丽的和服。当我的目光轻轻滑过画中人那双眸子时,我惊呆了——那眸子里是一片和着深深哀怨的茫然。这茫然,刚才也曾出现在寒寂子小姐的眼中。我突然意识到她和画中人的相貌虽然完全不同,但却有着十分相似的神韵。

男子手机叮咚的响了一声,是那个被他包养的女学生。“亲爱的,人家今天好无聊,陪我去逛街吧”,还发了张清纯可爱的自拍照。

“这就是德川家康的女儿玉衣小姐吧!是吗?寒寂子小姐。”妻问。

男子想了想,与其呆在让人透不过气的家里,还不如出去外面走走。随手回复了“好的”,男子便上楼换身衣服。镜子里的自己,俨然一副成功男人的模样,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自信,加上幽默风趣,更是验证了“男人四十一枝花”。

“是的,她就是我的祖先德川玉衣。”

妻子洗完澡出来,照例没有看他一眼,直接坐到梳妆镜台前。男子习以为常,对着妻子的背影说了句“我有事先走了”。等了半响,没得到妻子的任何回应,男子悻悻地出门了。

“我们能在这儿住下吗?我们很想多了解了解这座城堡,可以吗?寒寂子小姐?”妻继续问。

房门终于被关上,妻子平静的脸上,终于不再面无表情,有不甘,有怨恨,有痛心,也有嘲讽。妻子拿出手机,编辑短信:下午5点半,儿子学校门口,别忘了。收信人是老公。收拾好自己,妻子便开始整理房子,打扫卫生。就算丈夫常常夜不归宿,她一个做妻子的也应尽了本分。

“当然,你们可以住下来,”她还是冷冷地,“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能上楼来,否则……”她没有再说下去。

今天周五,今年初三的儿子照例放一天假,她得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让儿子好好补补。
5点半学校门口,挤满了接孩子的父母,男子和妻子的目光在一个个鲜活的少男少女中不断的搜寻,终于看到阳光帅气的儿子。儿子显然也看到了他们,立马奔跑过来,脸上正充满了喜悦。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回家。

这里的气氛太奇怪了,无论看见任何暖色调的东西,我都觉得冷,一种我从未感受过也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冷。

饭桌前六菜一汤,都是儿子喜欢吃的。筷子和碗碰撞出的声音,儿子不断诉说学校里趣事的声音,让这个家终于有了一丝人气。只有这一刻,妻子才感觉到,原来我们还是一家人,脸上露出了难得温柔的笑容。

花农走了进来,把我们带到一间宽敞的房间。他一直低着头,我们始终没能看清他的脸。因为天已经黑了,我们略微吃了些东西就休息了。

—03—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被人拼命摇着。我揉揉惺松的睡眼,发现妻子正紧张地拉着我。

十点,520房门准时打开,男子又如约而至。这个月,男子简直迷死了这个女人,他甚至觉得比和女学生在一起更加令人愉快。现在,他不仅喜欢女子的容颜和身体,接触久了,这嗲声嗲气的声音下,竟也有优雅的内在。他总觉得这内在和女子外在不符,温柔而善解人意,性感而妩媚,这样极端的两种个性,竟能完美的融合在这女子身上。

“怎么了?玉衣,你睡不着吗?”

他发现,他好像有些喜欢这女子了。和她在一起时,内心竟有过久违的柔软,如果能早些遇见她多好,或者余生能与她一起度过也好。可女子也是有家室的人,便真的只能是想想而已。

“不,你听,原上郎,你听。”妻紧紧地抓住我的手。

女子知道他白手起家,便想知道他的故事,不过她对他妻子的故事更加感兴趣。

我搂住妻子,侧耳倾听,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阵哀怨的催人泪下的琴声。琴声越听越凄楚,越听越觉得令人心碎。我的眼泪差点儿也要掉下来了。正在这时,仿佛从很远的地方又传来一阵渺茫、凄凉的歌声。歌声如泣如诉,象在回忆着一段令人感慨万千的往事,又象在埋怨着谁。天哪,是德川玉衣的灵魂在城堡里飘来飘去吗?这里是人间还是阴间?妻冰凉的肌肤和不停的颤栗才使我明白我们是活生生的人。

男子想起日渐形同陌生人的妻,不是很愿意提起,可也许夜色迷人,适合讲故事。

6165.com电子游戏 ,“走,去看看,玉衣,说不定我们真会看见玉衣夫人呢。”我虽然也害怕,但更想知道那凄楚的琴声和哀怨的歌声来自何方。

他的妻是他初恋,两人大学谈了三年恋爱,毕业后结婚。那时,他们是好多人的羡慕对象。工作几年后,不安分的男人想要自己创业,妻不遗余力的支持他,陪他熬过了最艰苦的岁月。后来事业步入正轨,男子不忍妻如此辛苦,便让她辞职在家,相夫教子。

“不要,原上郎,寒寂子小姐说过不能上楼。”妻苦苦哀求着我,但最终还是跟我一起走了出去。大厅太黑了,可不知为什么,我们却偏偏能够看见玉衣夫人的画像,别的什么也看不清。扶着楼梯的扶手,我们轻轻地走了上去。屋子里太静了,除了那催人泪下的琴声和歌声,别的什么也听不到。可怜的玉衣夫人,政治的牺牲品,她在德川家康的眼中,不过是一枚卒子罢了。我不自禁的为这位夫人的遭遇而叹息,脚步也逐渐慢了下来。突然,一点烛光出现在楼梯口,一张冷冷的脸出现在烛光中。我们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寒寂子小姐,实在对不起。”我们慌忙鞠躬,象两个干坏事的人被当场抓住,窘迫得几乎不能呼吸了。

本文由金沙总站6165com发布于6165.com电子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6165.com电子游戏:美丽人生,晚上十点准时响起的

关键词: 6165.com电子游戏 散  文 365天极限挑... 短篇小说